爆!1974年世界杯德国队集体服药夺冠(3)

    1954年世界杯决赛,联邦德国队3比2战胜夺冠热门匈牙利,赢得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首个世界杯冠军。那时的匈牙利队有普斯卡什坐镇,是当之无愧的足坛最强队,他们在小组赛中甚至8比3狂胜联邦德国,但两周之后,十足都发生了转变……两球落后的联邦德国队连扳3球捧起冠军。但据泄漏,决赛结束后,联邦德国队的更衣室里发明了不少空药瓶。瑞士方面在提取了一些空瓶后,将样本立刻封存。那时的联邦德国队队医洛根默示,他只是给球员们打针维生素C来增强耐力。1956年后,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埃里克·埃格斯在对那时封存的空药瓶进行了精细的检测后,发明此中有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成分,而这正是一种典范的中枢神经兴奋剂,其副作用是对肝部功能造成不利影响。不出所料,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前后有多名联邦德国球员患上黄疸性肝炎。这些细节让那支联邦德国队在此后很多年都伴随着疑惑,如今这份秘密报告的推出让人疑惑:“伯尔尼奇观”并不是
绿茵场上的传奇,而是一出彻头彻尾的医学黑幕。

    2004年,德国电视二台的历史学家圭多·克诺普谋划了一部3集电视记实片——名为《真实的历史》。在这部记实片中,揭破了联邦德国队1954年首夺世界杯创造举世闻名的足坛伯尔尼奇观的一些黑幕。那时联邦德国队主帅赫尔贝尔格的助手辛格,就公然表露
说联邦德国球员集体服用并打针兴奋剂,靠着兴奋剂和
裁判的帮忙最终击败强大的匈牙利队夺冠。此外,在德国前国门舒马赫的那本震惊足坛的《终场哨》中,不但表露
了联邦德国队在1986年世界杯前后召丑闻,也揭破了队内服用禁药增强体能的内幕。

    此外,由于兴奋剂被疑惑的还有1966年的那支联邦德国队,那时他们在决赛中由于门线悬案惜败给东道主英格兰。早在2011年,《太阳报》援引《明镜周刊》的报道默示,柏林洪堡大学的历史学家斯皮茨近日发明了一份1966年11月29日由那时国际足联医疗委员会主席安德耶维奇写给联邦德国运动联合会主席丹兹的一份函件,信中内容说道麻黄碱有可能是含在感冒药中被误服的,但它确切
是属于犯禁药物。那时英国媒体之所以如斯积极,原因在于一旦证明联邦德国球员与兴奋剂有染,那末
英格兰的冠军将毫无争议。

    连跑马也吃兴奋剂?

    联邦德国的兴奋剂问题不仅大批存在于足球圈,直到如今整个德国体育还经常
爆出兴奋剂丑闻。

    1987年,联邦德国“七项全能”顶尖选手比尔吉特·德拉塞尔因器官衰竭在年仅26岁时就突然去世,随后的尸检发明,德拉塞尔的体内摄入了超过100种各类药物,而官方却将其归为“因未知原因而殒命”,这或许是那时联邦德国要求运动员猖獗服药的最鲜活写照。

    进入新世纪当前,德国也没少和兴奋剂扯上关系。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德国摔跤选手雷波尔德就因服用兴奋剂,被剥夺了金牌。2004年雅典奥运会,德国一名马术选手在奔赴雅典前,参加了一场在意大利举行的竞赛,其跑马被查出服用了兴奋剂,被撤消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但是,这一丑闻并未阻止德国马术队的“冒险旅程”。在雅典奥运会上,德国的两匹跑马又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德国队获得的团体障碍赛、个人三日赛和团体三日赛的3块金牌都被剥夺。2012年,德国国家反兴奋剂核心发明,有包孕5枚冬奥会速度溜冰金牌得主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前奥运会800米冠军尼尔斯·舒曼、德国自行车新星马塞尔·基特尔在内的28名知名运动员涉嫌服用犯禁药品,此中一些运动员甚至尚未成年。